70年•宁夏物语⑥|我是缝纫机:随历史的车轮转

更新时间:2021-02-04 23:44 作者:微彩票

  一张张老照片、一个个老物件,无言地记录着宁夏经济社会的历史变迁。换个姿势礼赞新中国成立70周年!宁夏日报客户端开设“宁夏物语”栏目,全媒体记者化身老物件,以拟人化手法,图文并茂,从“我”的视角出发,纵横历史,畅谈变迁。一次新的尝试,一场破冰之舞,以飨用户。

  追溯到旧时,织造工艺是从简陋的织布机开始的。 织布机织出布匹,人工缝制成衣。 在还没有我的年代里,我的这些“祖先们”承担着织造重任。 尽管历史的车轮已滚过了千年,但织布机始终未彻底退出历史舞台。 如今,在一些山寨,乡村,依然可见他们和着时代的脚步奋力转动。

  手工织布机的构造,看似简单,四只木头立柱支撑着机架。 但细究起来,是颇为复杂的。 包括机身、踏板、座板、机杼、缯、线轴、卷布轴、梭子等不下十几个部件。 织布时,织布人双脚交叉轻踏左右踏板,双手有序推杼穿梭,只见双手翻飞,或上或下,时左时右,穿梭往复,织布梭子把纬线编织进经线。 这种动作不断重复,循环往复,布匹便在手下延长。

  有了布匹,在卖货郎的“百宝箱里”挑点儿针头线脑买回家,就算是把做衣服这类针线活儿需要的物料准备齐活了。

  我的结构,同样用到了踏板、线轴等等……人们常见的我基本上是铸铁的框架上安装着棕色的台面,台面左端有一段约台面四分之一长度的机动段,可以根据需要而收放,左端下方有小抽屉,台面正前下方有三角形工具盒。 台面下有箱子,可以将机头收进箱子里,使用时将机头搬出放稳,黑色的机头上贴着商标,右端是白色的镀铬滚轮,滚轮由牛皮或橡胶织物的皮带与下面的轮子连接,轮子又与铸铁的踏板连接。 脚踩踏板做有规律的运动,即可带动滚轮运动进行缝纫。

  1790年,美国木工托马斯赛特发首先发明了我,那是世界上第一台先打洞、后穿线、缝制皮鞋用的单线链式线年,世界知名的美国胜家公司生产出脚踏式缝纫机之前的那段时期,缝纫机都是手摇式的。

  19世纪末,我漂洋过海来到中国。 在中国,最早的时候我被叫做“铁车”、“洋机”、“针车”……末代皇帝溥仪曾送给皇后婉容一件重要礼物——一台胜家缝纫机,可见当时我在中国还是一件稀罕物。

  别小看我,虽然我的作用只是缝缝补补。 但当年的我也是干过有意义的大事的!

  1927年8月1日,南昌起义取得了胜利,标志着中国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和创建人民军队的开端。 南昌各界民众为革命的士气所鼓舞,大批工人、学生和农民踊跃报名参军,其中仅报名参军的学生就达六七百人。 军服一时供不应求,需要临时赶制。 为此,南昌的缝纫工人迅速齐聚起来,组成了一支缝纫队伍,为战士们赶制军服。 那时,缝纫工人使用的就是曾经进口而来的我——老式脚踏缝纫机。

  我们彻底扎根在祖国,大致是在20世纪初期,上海开始生产缝纫机,但在1949年之前,国内缝纫机产量很低,年产量不足4000台。 1949年,新中国成立以后,缝制机械工业得到了充分的发展,到了1982年,我们的产量达到1286万台,居世界第一位。

  20世纪中叶时,我的“江湖地位”相当显赫。 那时衡量一个家庭的经济实力如何,主要是看家里是否有“三转一响一咔嚓”。 在当时,有这些宝贝是非常令人羡慕的。 我在七八十年代是结婚的必需品! 谁家结婚没有我的存在,就好像现在年轻人结婚没车没房一样。

  那个年代,很多家里的妇女都是“技术流”,跟我配合给家里人做衣服,还有不少人以此谋生,挣钱养家。

  严格说来,当年出自我手的那些衣裤服饰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“私人订制”,完全是根据个人量身定做,没有同号,没有“均码”……

  20世纪80、90年代,我的品牌主要有上海牌、蜜蜂牌、牡丹牌、飞人牌、蝴蝶牌等,现在很多人家中有的,也多是这些品牌。

  随着时间的变迁,科技的进步,织制业的不断壮大……我的用武之地越来越小,一些老一辈的家里还会使用,但多数时候还是闲置在角落。 制衣厂里都用使用的都是专业化的电子缝纫机。 家用的,也是更为先进、更为灵便的电动缝纫机。 锁边+包边的,直接匝花边的……款式、功能、应有尽有。

  但我相信,我在历史长卷中的那些点滴存在,我所承载过那段艰苦又温馨的岁月,仍会让很多人刻骨铭心,即使是不经意间瞥上我一眼,心里会涌起温暖和亲切。 (宁夏日报记者 毛文静 文中配图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片 )


微彩票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【2021新春走基层·小康路上】阡陌又闻机杼声